一个只留下背影的工程师和ARJ21首飞的故事

2015年8月31日 | 作者:刘磊

2014年10月12日,一个平平常常的周日。

20:00

我拿着测试设备,和张明峰先生在场中路3115号上飞院ARJ21铁鸟试验大楼的门前,等待接送入场的专车。专车会把我和他的团队送进海军航空兵所属的大场军用机场,中国商飞租用了这个机场进行飞行测试和试验。

张明峰先生任职于中国商飞下辖的上海飞机设计研究院,是ARJ21主设计单位飞控系统的技术负责人,霍尼韦尔是其电传飞控的制造商。我在下午16:00接到张明峰先生的求助电话,立即赶赴飞行测试现场。此时,AC106,也就是ARJ21组装的第6架飞机即将首飞,但一项地面检查项目总是测试中断,上飞院需要霍尼韦尔ARJ21团队提供紧急技术支持和现场排故。

我和张先生认识多年,他为人低调、做事专业、处事沉稳。我和他的友谊始于2009年冬天的西安试飞现场。当时室外温度在零下5度左右,我和他在没有暖气的机库里连续熬了9个通宵进行排故工作。在第5个深夜,我已冻得嘴唇发紫,张先生给我拿来了一件军大衣取暖,真可谓雪中送炭,从此建立了我们牢不可破的革命友谊。从下午电话里张先生急切的语气中,我感到事情的确十分紧急,必须迅速解决。

张先生的电话刚放下,我又分别接到了张明峰的上司,上飞院航电和飞控系统的马显超部长,还有上飞厂(ARJ21的主制造和组装厂)供应商管理部赵艳丽经理的电话。为了加强现场组织和协调的力量,马部长会亲自来现场参与晚上的测试工作。赵小姐则告诉我,准备工作已经安排就绪,详细的测试情况也已经发送到了我的邮箱,预计排故时间是晚上21:30,希望我可以在20:00进大场待命。

晚上在现场配合我的机务兄弟是潘志浩和王汝俊。王先生与我也有多年的合作,早有默契。2010年,在西安阎良现场,室外温度接近零下10度,我们在一个地面全是铁板的机库里,没有暖气和空调,熬了74个小时解决了一个机上接地故障导致的飞控软件不能加载的问题。每天早晨打开机库大门,就是他和李青先生给我带来的一杯热咖啡,每每都能让冰冻彻骨的我一下子活了过来。

这是我熟悉的工作状态,这也是从2009年7月加入ARJ21团队以来,我常常要面对的工作。放下电话,我迅速在脑海里把有可能存在故障的地方过了一遍。与西安阎良试飞院不同,在上海大场,有充足的备件,同样也是因为在大场机场停机坪,所有进出和工作时间都在上飞厂可控的范围内,接下来就看上飞厂的机务兄弟们什么时候可以带我和其他技术人员进场工作了。

21:30

所有技术人员全部就位,排故开始。排故现场的工作状态,就像下面这张照片所示,每个现场的领导和同事都关切地盯着你和测试屏幕,你的判断和决定直接影响飞机的状态和接下来的试飞计划。而排故,就是根据发现的故障现象,来推导并确定故障的原因并予以排除。对于飞机系统级别的测试,输入源极其复杂,要快速排查,靠得就是技术指导和经验。拿这组今天要解决的测试项目来说,正常一组做完就需要2.5小时,看来今天熬个通宵是必然的了。

 

23:40

在上飞院和机务的协助下,仅仅做了一组测试,故障已经隔离,故障源部件已经成功定位。无论上飞院还是上飞厂,都松了一口气。机务兄弟正前往仓库拿备件的时候,我看着这台已经涂装一新的AC106前,感慨万千——辛苦了5年的项目,即将正式取证并投入航线运营了,作为一个工程师,想到自己的工作为今后每一个ARJ21乘客的安全和体验保驾护航,那些天寒地冻、不眠不休的夜晚便瞬间抛之脑后,新中升腾起阵阵感动和骄傲!

 

由于安全规定,尽管我陪着ARJ21飞过祖国各地——西安、乌鲁木齐、珠海,但是我和ARJ21的合影极少。第二天我收到了一个机务兄弟拍的照片,是我当时万分感慨的背影——它印在了ARJ21优美的机身上,带着我的不舍和祝福。

00:20

新部件安装完毕。

03:00

地面测试一次通过。张明峰非常高兴,他对我说:“每次首飞前,都是我们两个在这里进行最后的检查和确认,常常都奋战到天明,AC103如此,AC104如此,今天的AC106也是如此。”我不禁笑了——我当然记得,当时我新婚不久,我太太非常好奇,半开玩笑地问我说什么工作需要一个工程师凌晨2点从家里往现场赶。我把我太太的疑惑讲给明峰听,我们两人都哈哈大笑。

05:30

地面测试复核测试一次通过。在回去的路上,我给赵艳丽经理和美方的项目经理Wesley Yi 发了封邮件:“故障已排除,主飞控系统已满足首飞准备。”

技术团队从现场撤离的时候,马先生对我说:“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通宵支持试飞工作”。当时我也没想到,这真的是我最后一次支持ARJ21的试飞工作。

13天后,2014年10月27日,AC106首飞成功。

78天后,2014年12月30日,历经12年的研制和审定,有着5258小时安全飞行记录的中国首架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型支线飞机ARJ21成功完成适航取证。

百感交集。曾经想过该如何总结自己在这个项目、在这个团队里的经验和体会,但当我收到中国商飞现场试验队发来的荣誉证书的时候,真的觉得没有比这更好的奖励了,这是一个最完美的总结。

“刘磊同志:您曾参与ARJ21-700新支线飞机的试验试飞、适航取证工作,对您积极工作和无私奉献表示衷心感谢和敬意,特发证书予以纪念。”

一切都值得。


Cash Liu

刘磊

刘磊是霍尼韦尔中国研发中心航空航天部高级系统工程师及项目经理,同济大学机械设计制造及自动化硕士。参与C919及ARJ21等重要项目,曾负责中国首次精准着陆系统 (GBAS) 在上海浦东机场的实施。拥有民航总局颁发的私人飞行驾照。

获取最新信息

想获取最新信息或订阅我们的电子期刊吗?立即订阅,只需您的邮件地址。